男子冒充警察强奸卖淫女 完事后还"转走"5000元嫖资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2020年10月13日发布案件信息,被告人周某某涉嫌抢劫罪、强奸罪起诉书!

被告人周某某,男,1979年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务工,户籍所在地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县,因涉嫌抢劫罪、强奸罪,经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决定,于2020年1月1日被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有抢劫罪、强奸罪,经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20年1月13日被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逮捕。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9年12月30日22时许,被告人周某某在佛山市南海区**镇**商旅酒店**房间等待被害人莫某某上门提供卖淫服务,在莫某某进入房间后,周某某从身上掏出一副预先准备好的手铐将莫某某的双手铐住,并自称是警察,要将莫某某交至公安机关处理,除非莫某某愿意缴纳罚款人民币14000元,莫某某答应了周某某的罚款要求,周某某用其手机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从莫某某的银行账户里转走了人民币14000元后,周某某又在莫某某不愿意的情况下,强行与莫某某在该房间发生了性关系,事后周某某继续用手机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再次从莫某某的银行账户里转走人民币5000元,随后周某某才将莫某某双手的手铐打开并离开酒店。

2019年12月31日13时许,民警在佛山市南海区**村**大街**巷**号**房抓获被告人周某某,并在该房间内起获并扣押一把塑胶枪、一只枪套、一副手铐、一只手铐套、一条手铐锁匙、三部手机。

本院认为,被告人周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胁迫手段强取他人财物,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周某某以暴力、胁迫的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延伸阅读

母亲率一家人卖淫:没强迫小姐们 卖淫只是为了生计

中山市邵芹组织卖淫案被告人7人,除了邵芹以外,还有她的男友赵春成,其大儿子祝大庆及大儿子的妻子戴煜,邵芹二儿子祝大伟和二儿子的女友谭丽,赵春成的老乡李舒扬。从2006年开始,邵芹一伙人租了一个出租屋,组织多人外出去酒吧坐台或者卖淫,而且不止有这一个出租屋作为他们的作案窝点运行。2009年一个月内,公安机将此卖淫窝点捣毁,并陆续抓获多人,缴获账本银行卡还有多张存折,总金额高达295.5万元!

一名小姐自杀迁出一个卖淫窝点

09年十月9日晚间,公安局民警接到报案称一名女子谢某某在马路上欲自杀,经过民警的盘问,这名谢某某是祝大伟的女友(在审问时,邵芹表示谢某某以前做过祝大伟的女友,但祝大伟方面予以否认,表示只是谢某某对其的一厢情愿暗恋他),一心跟着祝大伟从事卖淫违反行为。2007年的时候,谢某某从老家的辽宁海城带过来一个自己的朋友谭丽,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好友谭丽抢了自己的男朋友。而自己,不得不继续在那里卖淫。她无法忍受自己现在的处境,思来想后选择了自杀。

根据谢某某给警方揭发的消息,公安机关在2009年10月11日中恳广场岐峰阁成功抓获了祝大伟、谭丽和李舒扬等人,并现场从祝大伟的保险柜里和抽屉里查获了现金高达16万余元,另有港币3.2万余元,银行卡5张和存折5张(内存人民币共计259.5万元),并且查获了金项链及其他奢侈品,还有由祝大伟、谭丽手写的记录他们派出的"小姐"收支情况的记录本5本。记录本上2009年1月到2009年9月期间的手写记录经过整合,包括谢某某在内的其手下多名卖淫人员期间的卖淫总收入为2278347元,警方还祝大伟的轿车一辆。

邵芹安排她手下的人马转移到了惠州市,在惠州瑶芳国际娱乐城内继续进行其组织的卖淫违法行为。2009年10月23日,警方在惠州邵琴租的瑶芳花园出租屋内将祝大庆、赵春成和戴煜成功抓获,并在瑶芳花园和中山添雅苑查获分别由祝大庆和戴煜手写的账本2本。

紧接着,2009年11月2号,警方在福建厦门市将邵芹成功抓获归案,并扣押了邵芹随身携带的嫖资10750元、银行卡11张和手机2部,手机卡9张。

母亲犯罪,把儿子媳妇家人都扯了进来

邵芹,出生于吉林省长岭县,1955年2月生人,结婚后离异。自2006年时开始,邵芹为了牟取非法的利益,以出租屋作为犯罪窝点给卖淫女提供食宿,组织多人每晚8时到次日凌晨4时在中山市某夜总会坐台并进行卖淫,每天收取卖淫所得并进行记录,"嫖资"每次800到1200元不等。而邵芹把钱收集后按每人每天20-30元的标准支付她们生活费,并像大家承诺年底分钱。对于不上交卖淫所得的人、私自多收顾客钱或着逃跑的卖淫女则进行打骂、扣钱或以其家人的安全威胁,或追回来进行殴打。

庭审中各被告人的表现各异,但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没有"强迫"一说。

邵芹的表现怪异

在一方面,邵芹面对被指控"组织卖淫罪"予以抽象的进行承认,原因是"'小姐'们都已经承认卖淫了,她自己不承认也不行了。"还有一方面,她基本上对所指控的所有组织卖淫的具体的行为都否认。她说自己只是在那里帮小姐门打扫一下卫生收拾一下家务,看到"小姐"们挣钱挣的多了,她就想着从中"抽点油头",一般每个小姐抽500元和100元不等,再多的,也有抽到800或900的。还有就是,"小姐"们的收入都是她们自己拿着,并没有自己拿着然后年底分成一事。但随后法官盘问到那为什么她们让你抽油头,邵芹则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原因。

同时,邵芹也表示自己从未殴打过"小姐",但承认自己骂过,但不是因为卖淫的违法行为,是因为生活中的琐事或者"小姐"们对她的男友赵春成而心生嫉妒所为,或者她们试图逃跑自己才会骂。

祝大伟则承认自己组织了卖淫,但他表示都是"小姐"们她们自愿的,"小姐"们的人身权利也是自由的。笔记本上他所记录的内容,只是"小姐"们的要求他替她们记的一个流水的账本,本上所记录的不代表他从中所得。至于查获其银行卡上的259.5万元,他则表示"至少有230万元自己可以证明是合法的来源。"

祝大伟还表示,他手底